竹桥晴雨

【叶蓝】扛起一只报恩兔就跑(一)

*(跪)我真的不想拖完蓝更的,但是我的手稿落在学校了……你们别打我我一定会写完的…

》》》》》》》》》》》》》》》正文》》》》》》》》》》》》》》》》

“……啧,好无聊啊。”一只火金色皮毛的狐狸走在寂静的林子里,与白昼暗沉的夜色形成鲜明的对比。沉沉浓雾堆积下来,秀丽的翠林看上去似乎立刻要折断了。

“不过你们还挺贴心啊,我无聊,就给我找了几个人比划比划。”叶修停下步伐,伸出前爪,点点面前的一群蒙面杀手。

 

这场景着实有些怪异,一大群气势不凡的人类(至少看上去是人类),围着一个在同类中算高大,但和人类比还是要小很多的狐狸,还尤其的戒备森严。

 

叶修像是真的当这些人是来切磋的一样,若无其事的笑谈道:“那个带绿头巾的,对,就你。你这是什么站位啊,这个站位你是想被瞬间集火吗?还有那边那个,穿小裙子的,你是觉得好看还是怎么着啊,穿个裙子上战场是想踩到自己的裙子趁机投降吗?还有那个……”

 

“够了!叶秋!今日我们就在这里做个了断!”为首的黑衣人咬牙阴沉道,举起了手中的剑,铸造成铁灰色的剑身反射着森冷的光。

 

随着他的一声喝令,周围蓄势待发的死士全部举起各自的武器,各式各样绚烂的光华腾空而起,直指正中央被围着的叶修。

 

黑衣人冷笑,无论你是多么大的大神,都要遵循一个至理定则:人多力量大。看你如何逃脱此劫。

 

诶,某些人为什么下意识想的是这次看他如何【逃脱】,而不是自己将他击杀呢?

 

咳,言归正传,就在万分危急之际,叶修却低头不语,不动。在众多技能的逼近下,“娇小”的狐狸在正中被围,看上去完全僵直了。

 

黑衣人的笑容越发扭曲,阴森森的笑了几声,嘴里狠狠的咬出定身术几字。看上去一脸得逞的笑意,似乎是他们的术士隐在暗处,偷袭成功了。

 

千钧一发之际,在最先到达的一波攻击落下前一瞬,一道蓝光跃过。光芒霎时大盛,倏地炸开巨大的能量。外层的黑衣人全部被暴涨的光芒狠狠弹开,连那个阴沉的领头人也不例外。

 

一点呻吟声都没有,所有人影都被炸到远处,连挣扎都没有一下,就瞬间晕了过去。

 

而本该在爆炸中心,炸的最惨的叶修却毫发无损,他身影虚了一瞬,又出现在了远处。狐狸在原地变成人身,惊讶的抬头看了一眼护在他头顶的巨大光罩。

 

光芒并没有停步,而是迅速向四周传去,巨大的能量扩散到整个山头,又响起了许多声轰然重响。但这几声,听上去却像是炸药的声响。

 

叶修皱了皱眉,正想从光罩里出去,忽觉不对——护在他头上的巨大蓝影渐渐变淡了,扣在叶修头上的保护罩逐渐失去了作用。

 

他心里咯噔一声,连道不好,这是元魂散去的前兆。

 

虽然这不知道打哪来的妖兽打断了他本来诈刘皓的计划,而且把兴欣重金布置好的陷阱都引爆了。但是终归是拼劲全力救了自己一命,在尚不知是敌是友前,至少得一报还一报,救妖一命。

 

他叹口气,抬头凝目观察了一会儿保护罩,不由得惊讶——这法术多年未见,居然又有人使用了。

这法术消耗的并非寻常灵力,而是元神。以元神为力量源泉,形成一道用生命守护的坚固堡垒。法术尽头,便是元神消散之际。

 

元神乃万物根本。若是元神消散,无论是神魔妖怪鬼人,都死的妥妥的了。而且在元神耗尽之前,连天神都强行无法破开。但生命在任何角度来说都是最重要的,所以这道堪称逆天之术的法术,几乎无人使用。

 

这位小兄弟的元神还剩多少啊,自己都没事了还在耗,土豪啊这是。叶修跟着元神流动痕迹,往源头疾奔,这个妖兽能否活下去,或许就在这一瞬了。

 

所幸叶修当初因为好奇,也扫过两眼这术法。他蹲在软绵绵的垂耳兔前,手指翻飞,结出临时共命之术。

 

没办法,这小家伙元神耗得太厉害,不立刻共命的话,怕是会死在这里。

 

当然,如果真的想完全把它施术前的力量也救回来的话,还可以灵魂互通,叶修足够强大。但是叶修也有自己的私心,灵魂互通是确认终生的伴侣才会结下,他不可能和一个此前从未见过的人结下灵魂契约。

 

令人眼花缭乱的手势飞速做完,叶修长出一口气,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这小家伙看着小,还挺豪迈的,一下子差点元神散去,以为自己的元神是信用卡可以透支吗?

 

他食指轻轻点在沉睡的兔子额上,携带着一股看不清的透明之风,那是灵魂的力量。

 

像只不过是睡着了一般,兔子动了动,慢慢的睁开了眼。

 

叶修惊讶的挑了挑眉,兔子竟是一只眼血红一只碧蓝,奇异极了。

 

“还记得自己是谁吗?”叶修蹲下身,摸着软软的兔毛道。

 

“唔……我是,蓝……啊——!!!!”叶修撸毛撸的正起劲的手一顿,闪电般的挪开,以为自己蹭到了他的伤口。

 

“你,你……君莫笑???”兔子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神色中一股难以抑制的激动。

 

哟,这还是遇到迷弟啦,哥的魅力掩都掩盖不住啊。叶修感叹,手重新挪到兔子面前,冲激动的要学人站起来的兔子伸出手。

“你认识我?”对这个小兔子没印象啊。
 

白团子向前挪了几步,蹭进叶修的掌心。叶修感觉手心一阵痒,新长出来没多久的兔毛像羽毛一样柔软,像雪一样洁白,轻轻的刮在他的心头。

 

兔子小小的一团,舒舒服服的窝进叶修的掌心,缩成一小点,看起来几乎是一团无暇的暖雪。

 

垂头丧气的趴了一会儿,感受人温热的掌心,兔子像是重新振作了起来似得,忽然眨了眨眼睛,努力的扬起脖子,一红一蓝的眼睛闪烁着看进叶修的眼睛,他弯出一个温柔的笑意,诚恳道:“大神你要记住啦,我叫蓝河!”

 

叶修多年之后回想,说不清当时的感触到底如何。也许当时没有如何的怦然心动,但是那一瞬撞进胸中的,或许是注定纠结一生的心结。

TBC

评论(4)
热度(83)
年更选手,剧情残废,文艺不能,爬墙极快,洁癖晚期,佛系生活,魔系对友,不混圈,不撕逼,请关爱老年人,我爱你(ˊ˘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