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桥晴雨

【郑楚】关于郑楚的一点沙雕脑洞 part 2

2.

我知道,恶郑在所有人心里,八成都是一个背生双翼,一天到晚浑身缭绕黑焰的恶魔典范。

其实他在主神空间里根本不敢把戾炎放出来。

喔,你说恶郑哪有什么可害怕的?

对不起,还真有。

倒不是恶楚不让……好吧,其实差不多。

事情是这样的,自从恶郑第一次在死斗中实体化心灵之光后,他在整部恐怖片里都没有收回去过了。

这时候还没啥,楚轩作为一个强大的战力,他和郑吒自然是分开作战,也当然就隔得远远的。

不,他混得没中洲那个好。

按照恶郑的说法,正体就是一傻逼-明明队里有个逆天战斗力,还非得把他当重点保护对象——你又不是不知道枪斗术的牛逼。 所以恶楚没法只做个智者,而天各一方的郑楚两人在地球两端一直相安无事,但是一旦任务完成,回到主神空间之后——

“这就是你的心灵之光?我收集点数据。”

“随便,不过别试图拿我做实验……等等!”

恶郑破天荒的用了感叹号,并飞速后退远离楚轩。 但是晚了。 没有感觉意味着什么?随着感受器的消失,楚轩的传入神经连同后面一整条反射弧都变成了摆设,皮肤在黑炎近千度的灼烧下,几乎是一瞬间就变成了焦碳灰飞烟灭。

楚轩保持着伸手的姿势,顺着郑吒瞪大的双眼视线望去,才皱起了眉。 小臂整个消失,空气中一股迷之烟灰味,血液似乎也震惊了一样,过了一会儿才喷出。

“……操。” 郑吒狠狠地锤了一拳墙,收起浑身的黑炎,冲过去想把楚轩拎到主神下面去。

但是他忽然顿住了,有那么一瞬间的不知所措。 面前一直以冷酷漠然的样子出现的人,此时正试图捂住喷涌的鲜血,但血液无情地从他指缝中钻出,带走不多的一点热度。他挪动苍白的手指,却怎么也留不住生命。

楚轩抬头看了一眼郑吒,一贯强悍的人脸上居然出现了茫然的表情,如果他对人类微表情的判断没有错的话。 疼痛并不能带给他慌乱,事实上对他来说慌乱也是奢求。所以他的思考和观察并未被扰乱——郑吒为什么停下?是准备中断他们的协议吗?自己在上一个恐怖片里有什么地方触怒了他?

大动脉血液的流失终究还是显出了效果,楚轩渐渐觉得呼吸沉重,耳鸣头晕,最后,眼前终于褪色成一片黑夜。 或许这是个契机……终于可以休息了……真好。 要是……有星星就更好了……

在郑吒的眼中,不过是短短一瞬的愣神,楚轩已经倒了下去,脸上无悲无喜,只有无尽的释然。

“……不要死!你答应过要一起毁灭正体的!你不能死!”郑吒像被戳中了什么开关,一脸暴怒,单脚狠狠一蹬,以突破音障的速度悍然冲出,接住了倒下的楚轩。再是闷吼一声,蝠翼悄然展开,速度再次提升了一个档次,破门而出,直冲主神光团。

“主神全身修复奖励点数从我这扣!”

主神降下光柱,浑身是血的楚轩悬浮了起来,闭眼仰着脸,睫毛轻轻抖动。 郑吒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身后黑炎若隐若现,蝠翼剧烈抖动着,握紧了拳。

如果…… 这个人,从进入这个扭曲的空间以来,就一直在我身边。 以后也会。 我不允许任何人,任何人来夺走他。 他是我的所有物! 鲜红的瞳孔骤然缩小,郑吒浑身的阴影在一霎那浓郁到极致,接着骤然溃散,像是从没出现过一样。

光柱里的楚轩忽然浑身抽了一下,呛出一口气。仰着头的姿势让他有点不适,紧接着又痛苦地咳了几声。 郑吒吐出一口气,终于放平视线眨了一下眼。合拢的眼皮传来一阵酸涩,生理性的眼泪被迅速分泌。 自从……死后,他再没有过泪水,包括生理上的。被水沾湿的视线有点模糊,隐约可以看到楚轩艰难地缩起了背,终于让呼吸变通畅了。但是本来就削瘦的身体在蜷缩后更显得脆弱了——真不像一个能分分钟埋葬掉数万人的恶魔。

郑吒冷笑一声,合上双眼。再睁开时,已经恢复了冷漠黑暗,不带一丝情感地注视缓缓落下的楚轩。 楚轩很快站了起来,初生的小臂灵活自如,只有深一块浅一块的黑衣宣告着刚刚发生的事。

郑吒抱臂俯视楚轩,淡淡开口:“这种事,没有第二次。如果我因你的失误被连累……”

楚轩望着自己的鞋尖,好像有点恍惚:“嗯。” 郑吒又定定看了他一会儿,转身来到主神下方,闭眼站定。

楚轩抬起头,手中忽然多出了一个殖入式炼金护罩。 郑吒转过来,面无表情地说:“很多恐怖片没了智者会很麻烦,所以你还不能死。”

楚轩默默点头,把装置按在膝盖上,一发力,银色的金属片隐入血肉中消失不见。

郑吒盯着那一块狰狞翻起的皮肉,心里升腾起一点烦躁,不耐烦的开口:“以后我不会在主神空间实体化戾炎,你要收集数据,自己看战斗记录。”

楚轩睁大眼,不过郑吒没有再看他,擦肩而过,自顾自地走了。 楚轩一个人在主神下默默站了一会儿,拖着伤腿走回了房间。

只有主神静静注视着。

TBC

评论(7)
热度(29)
年更选手,剧情残废,文艺不能,爬墙极快,洁癖晚期,佛系生活,魔系对友,不混圈,不撕逼,请关爱老年人,我爱你(ˊ˘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