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桥晴雨

【瑟莱】贪欲

*现代父子AU,黑化暗黑有,ooc严重注意

*有原创人物,纯粹为推动情节

 

 

1.

“叶子,你要有后妈了哦。”

 

我是在傍晚听到这句话的,当那被我用小刀一笔一划刻进心里的声音响起时,夕阳正被地平线缓缓吞噬。

 

当时我正撑着脑袋注视着他,不知道自己眼里是否有名为眷恋的感情在燃烧。而我们在书桌前面对面坐了一个下午,他始终看着电脑未曾抬头。

 

话音未落,我手指一颤,手上的转着的笔已经飞了出去,飞得高高的,重重掉落,啪嗒一声脆响。

 

我没动,Ada也没动,只是侧着头温柔地看着我。我终于明白了他一下午温柔的笑容来自谁人了,只是那人却不是我。

 

如果这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戏,那么我该用什么样的话语,来完美地扮演好一个乖巧听话的,他的儿子呢?

 

我慢慢笑开,听见自己的声音按照剧本,快乐的说。

 

“太好了,Ada,我想见见她。”

 

2.

人的贪欲,是世间最毒的药。

 

Ada是这样教导我的。不可否认他是一个绝顶伟大的人,凭借对贪欲的完美掌控,建立起了如今偌大的商业帝国。

 

但是啊,Ada,你可曾想到,这你玩弄了半生的毒药,如今由你的儿子亲口品尝。

 

以身试毒,罪无可赦。

 

我清楚的知道我的罪。我想让Ada湛蓝深沉的眼里只有我一个人的倒影,我想让他金色璀璨的发里只交缠有我一个人的发丝,我想让他温暖的拥抱里只有我一个人的身躯……

 

但这又有何妨?我抿嘴微笑,满意的看到对面一无所知的女人露出欣慰的表情。

 

“你好,莱戈拉斯。”女人拢了拢头发,纤细的脖颈上隐隐有暗红色的印记。

 

我看着那处印记,看着它随着我的心跳缓慢膨胀,看着它在女人脆弱的脖子上扭曲蠕动,慢慢吞噬了惊慌失措的她。我看着她腐烂,我看着她萎缩变成一滩粘稠的腐液。

 

“叶子,格瑞迪在跟你打招呼。”Ada拍了拍我的手,微笑着提醒我。

 

我回过神,露出歉意的笑容:“不好意思,见到您我太高兴了,失礼。”

 

手背上的皮肤在剧烈燃烧,绿色的火焰扭动着尖啸。耳边似乎有窃窃私语,低低地,像是诅咒。

 

女人妩媚地笑了,转头和Ada咬耳朵:“亲爱的,看来你没少在叶子面前夸我,是吧?”

 

我的听力一贯好,温柔地回答说:“是的,父亲经常在我面前提到您。”

 

女人看上去有点惊讶,闻言看向了我。Ada似乎也看了我一眼,两道视线短暂地在空中碰撞,我把手收到桌下,轻轻按住。刹那间攥紧的手掌间已有鲜血渗出。

 

女人开心的笑了出声,Ada的视线移开了,我松了口气,终于低下头,低低呢喃。

 

“……别急啊……”

 

“啊?什么?”女人茫然地看看我,转头问Ada,“叶子刚刚说什么了?”

 

Ada只摇摇头,深深看我一眼。

 

3.

我从房间里退出来,站在洗漱台前,看着划破的掌心。那浓郁的液流过苍白的手掌掉落在水池里,滴答一声,晕染开不详的颜色。深红妖艳,糜烂的颜色。我注视着镜子里那个勾着唇角的人,手心渐渐发烫,愣神间我猛地低头看去。

 

哪有什么鲜血,是火焰在燃烧啊。心火早已燃尽,只有腐朽的躯体还在这世间挣扎。

 

……为什么还要坚持……为什么还要留恋……为什么……还要活着……

 

耳边噼里啪啦的爆响声渐渐清晰,我茫然地环顾,阴暗的小屋里只有我一个人。不,又也许还有别的死魂灵,在地狱的业火中被煎熬。

 

惨绿色的火渐渐包围了我,我又回到了这里。又或者,我从未离开过?

 

是了,这是,“那里”啊……

 

我滑坐在地,双眼茫然,无法聚焦的视线看去,冰凉的空气被冷冷点燃,空洞的啸叫声断断续续。

 

……好痛。我小声地说。谁,来救救我啊……我要死了吧。我看着渐渐逼近的火焰,眼泪滑落。

 

一步,又一步,渐渐可以看清了,火焰里,都是张大嘴哀嚎的灵魂。那火焰冰冷彻骨,吞噬绝望,蚕食光。寒意侵入肺腑,我抱紧了双臂,不住地发抖。

 

应该,有人来救我啊……我绝望地往后挪,粗糙的地面咯得腿生疼。是什么时候变成的粗布短裤?我已经想不起来,只茫然的记得,应该有一个人,推开地狱的大门来救我啊。

 

不,不是这样的。泪已满面,枯金色的头发乱糟糟的披在身前,已经隐约浮起幽幽的火焰。

 

我,要死了吗?

 

大门洞开,一个灿金色的人影站在门口,烈烈的阳光从他背后直射入,逼得屋里凄惨的暗影都退了几分。低沉的嗓音从扭曲的空间后传来:“……Tithelass……”

 

我踉踉跄跄地向他跑去,飞蛾扑火也不要紧,双腿折断也不要紧,只要我所眷恋着的那个人还在看着我,我脏了自己的心也不要紧。

 

一步,两步。我扑到了Ada怀里,眼泪瞬间决堤,打湿了他精致的长袍。

 

Ada抱着我转身,我抬起哭的乱七八糟的脸,泪眼朦胧间却清晰地看到了他刻骨温柔的笑容。

 

“我爱你。”

 

瞬间焚烧成了飞灰的身躯被狠狠推出,我惊慌失措的向他伸出手,Ada的面容迅速模糊。

 

阴凉的空气将我再次包围,这一次,是彻彻底底的毁灭。

 

“咚”

 

4.

一个激灵,睁开眼睛。我还在洗漱台前,缸里,是满满一盆的嫣红。

 

“叶子,我回来了。”Ada在门外轻轻敲门,金发晃过模糊的毛玻璃,烙印在我心间。

 

是了,Ada今天是该回来了。我对自己笑了笑,拨开塞子,让那恶毒的颜色缓缓打着旋流尽。

 

“帮我丢一下垃圾吧Ada”我拎着一个黑袋子走出淋浴室,关上通风机。

 

Ada抄着手站在门口,歪头对我挑挑眉,接过袋子掂了掂:“好重,你做了什么?”

 

我耸耸肩:“那只鸡太狡猾了,我废了点功夫。”

 

Ada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转身往外走。

 

“对了,出差一个月格瑞迪一直没有消息,真是奇怪呢,是吧,我的儿子。”Ada忽然驻步,头也不回的对我说。

 

我看着这个我倾尽一生迷恋的背影,笑容在脸上慢慢染开:“确实很奇怪啊。”

 

“我亲爱的父亲。”

 

FIN


解释一下,私设叶子在幼时与瑟兰失散,被送到了孤儿院,在那里一犯错就会被丢进小黑屋反省。有一天叶子被关进小黑屋之后,孤儿院起了火,在叶子差点被烧死的时候,一直没放弃寻找他的大王终于摸到了这家孤儿院救出了他。在他幻觉最后之所以会被大王推开,是他内心对现实的绝望。


至于大王是不是黑化了,这个就自由心证了,本人写的时候比较倾向于双黑XD


评论(4)
热度(41)
年更选手,剧情残废,文艺不能,爬墙极快,洁癖晚期,佛系生活,魔系对友,不混圈,不撕逼,请关爱老年人,我爱你(ˊ˘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