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桥晴雨

【砚兰】兰雅奏

*不好意思大家我又来放毒了

*砚兰痴迷中,轻拍



夏夜,蝉鸣鸟啼,兰珏端坐凉阁中,揉了揉太阳穴

 

兰徽犯困,早早的回房歇息了,兰珏在此本欲消暑,不料吵吵嚷嚷的,更添烦闷。

 

他低头打了个哈欠,正寻思着回房催眠去,忽然听得前厅方隐隐传来嘈杂声,兰珏精神一振。

 

有客。

 

这时辰。

 

多半是王砚。

 

兰珏站起来,小厮恰巧引着人从游廊后转出,兰珏一笑,果然是雄赳赳走来的王砚。

 

不过后面还跟了人,兰珏眯眼瞧了瞧,王侍郎府的小厮抱着的,似是一台琴。

 

兰珏抬抬眉毛,拱手道:“王侍郎好雅兴,深夜来访,可是有事?”

 

王砚还礼,抬袖让小厮把琴匣放在石桌上,撩开衣袍坐下道:“佩之可别打趣我,我哪弹得来琴。你来瞧瞧,这是我偶得的一架好琴,思来想去,也只有你会弹了。”

 

兰珏笑了笑,打开琴匣,愣了一下,随即仔细端详良久,方道:“王大人这回可真是找着宝了。”

 

王砚托腮瞧着他,闻言道:“哦?这是哪朝古物?”

 

兰珏拍拍他衣袖示意来看,王砚挪了个位置蹭到他身边,探头看着。

 

“古琴一般都为七弦,来历你我皆知。但唯有燕朝昏君,因小名为七,因此令天下古琴改弦为六或八,然世间琴师都不擅六八弦,一时间管弦丝竹齐喑,唯有杜鹃泣血之声。”兰珏再引王砚摸侧壁的花纹,“此乃化用湘累名篇《离骚》所列花草,琴身瘦长,以兰芷花纹最多。”

 

王砚挑眉看了看,道:“佩之可已是有答案了,不妨说说。”

 

兰珏道:“见笑了,某不擅考据古物,但看这琴,应当是燕朝名琴”兰雅奏”。”

 

王砚双眼一亮,道:“哦,佩之,这琴的名字,倒与你姓名暗合。”

 

兰珏道:“不巧窃据兰姓,着实汗颜。”

 

王砚笑了一声,挥挥手屏退侍者,双目灼灼望着兰珏道:“我一向知道佩之善音律,不如赏脸弹奏一曲,给我等俗人洗洗耳?”

 

兰珏含笑:“折煞折煞,某不擅音律,王大人若想听,在下可以作陪一起听曲。”

 

王砚挑眉,意味深长的“诶”了一声,道:“佩之莫要自谦,外头那些琴女,怎么比得上兰侍郎高洁的琴音?哎,权当是对牛弹琴,练练手罢了。”

 

兰珏瞧了瞧他,扫一眼那琴,无奈道:“那王大人可要做好准备,听在下拙劣曲音。”

 

王砚露齿一笑:“佩之尽管弹便是,不用在意我。”

 

兰珏取出琴,王砚变戏法一般在身后拖出一个台子,冲兰珏一笑。兰珏方觉这是有备而来,不由得摇头,将琴搁在玉台上。

 

端坐琴前,兰珏手指搭在丝弦上,闭目找了找感觉。

 

王砚放下茶盅,正襟危坐,全不是一般听曲时的嬉笑神色,凝目望着兰珏。

 

天上清月一轮,世上人影两个。兰府为了取巧,特意栽种了许多兰花,在幽静深夜里,一股淡香在身边散开,似有若无,直在心尖打转。

 

忽闻清泉叮咚一声,兰珏低头望着羽弦,手指掠过琴身,随手勾了几个音,随即进入状态,双手抚上古琴,唇边隐隐含笑。

 

王砚一双眼紧盯住兰珏,耳边充盈着玉珠轻叩的清冽之音,抬手抿下一口茶,从天灵盖灌下一股清泉,唇齿留香。

 

他眼角瞥见一个小影子,望过去不由笑了笑,招手示意他悄悄上前。兰徽瞪着眼看自家爹爹,张大了嘴巴。

 

听说娘去世后爹爹再没碰过琴,怎么……

 

王砚笑眯眯的抵唇比划,拉兰徽坐下,又转目瞧兰珏去了。

 

仿佛天地灵气凝聚,倾散在兰珏身上。不知过了多久,淙淙琴音散去,兰珏停手抬眼。

 

“小徽儿是起夜时听到的琴音,我就让他来听听。”王砚赶在兰珏出声前替兰徽解释。

 

兰徽猛点头,巴巴望着兰珏道:“父亲弹得真好听,比我听过的所有曲子都好!”

 

兰珏缓了缓神色,含笑道:“既然喜欢,我便找个琴师来教你。不早了,回房休息吧。”

 

兰徽只得乖巧的点点头,一步三回头的被小厮领回房休息了。

 

回转眼,王砚抚掌,满面喜气道:“这次可算是双宝齐获,好琴更需良人弹奏,佩之琴音,当真令人飘飘然不知身之所至矣!”

 

兰珏翘起嘴角:“能得阅曲无数的王大人如此盛赞,兰某真是羞得无地自容。”

 

“是了,佩之既然如此善律,为何从来不见你弹琴?”

 

兰珏笑了笑:“兰某不才,拙于音律,不敢献丑。”

 

王砚眼睛转了转,握住兰珏的手诚挚道:“佩之,若不嫌弃,便收下此琴吧。左右放在我这里也是美玉蒙尘。”

 

兰珏含笑道:“代价是常常替王大人奏琴?”

 

王砚嘿然:“佩之真懂我心,只要佩之乐意,随时奉陪。”

 

兰珏悠然一笑,抬手替王砚斟满茶杯。

 

“佩之,如此便是说好了?”


“嗯。”

END

评论(12)
热度(32)
年更选手,剧情残废,文艺不能,爬墙极快,洁癖晚期,佛系生活,魔系对友,不混圈,不撕逼,请关爱老年人,我爱你(ˊ˘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