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桥晴雨

【砚兰】江城子

兰珏被小厮唤醒的时候,已是临近丑时了。

 

扫一眼小厮神色便知来者何人,来不及加冠,着常服便匆匆来到短松阁,王砚已端坐阁中,正拈起一方小巧酒坛端详。

 

兰珏笑道:“王大人怎么这会来了?可有什么急事?”

 

王砚转头看他,兰珏一怔,清楚的瞧见了他眼底的青黑。

 

“佩之,陪我喝酒可好?”或许是错觉?转眼间王砚又浮出与平素无差的笑容,招呼他坐下。

 

兰珏默不作声的走过去,掂起坛子一瞧,好家伙,竟是久仰的寒醉饮,这么一小坛下去,神魂凝结,五内生寒。

 

“诶,佩之,你可喝不得这酒。来,这是你的。”王砚抬手斟了一杯热茶,推到兰珏面前,拿过酒坛饮了一口。

 

兰珏皱眉看他一眼,一口下去,王砚顷刻间攥紧了手指,还强自同他玩笑:“哈,佩之怎么不喝茶?夜深露重,喝点暖的。”

 

兰珏在心中叹气,一贯的笑容有些扯不起来:“你让我喝点暖的,自己怎么喝这么寒凉的酒?”

 

他抿了一口茶,磕哒放下杯子:“墨闻,你怎么了。”

 

王砚望着他,忽然没头没脑地道:“佩之,以后我们还是疏远着些吧。”望着兰珏的脸,又饮下一口。

 

兰珏见他冷的嘴唇都发白,心中一顿,慢慢抚上王砚冰凉的手指,握住。

 

“到底怎么了?”兰珏柔声询问,在心中过了一遍最近发生的事,不由得疑惑。

 

王砚纹丝不动,只拿眼定定瞧着他:“佩之,决裂吧,不然,一个都留不下。”

 

兰珏轻轻皱了眉,心想这是个什么胡话。

 

王砚反手握住,他常年策马奔腾,虎口有薄茧,蹭起来有些刺痒,兰珏没有挣开。

 

小厮早已被兰珏屏退,凉阁中只有他们二人,蝉声不知何时停了,只零星有轻微虫鸣,听来都寥远无比。

 

星辰闪烁,直直的跃进了王砚眼中,似是眨了眨眼。

 

兰珏感觉对面人的手越攥越紧,他忍了片刻,终于忍不住动了动手指。

 

王砚像是被惊醒了一样,忽的站起,居高临下的凝望着兰珏。

 

兰珏嘴唇动了动,尚未出声,王砚俯下身,冰冷嘴唇擦过侧脸,在耳旁轻声道:“我一定会把你摘出来的,我砚少要保的人,一定会平安无事,喜乐一生。”

 

王砚退开一步,再望兰珏,眼神清明,全不是醉酒的模样。他把酒坛搁在桌上,像往常告别一样笑道:“佩之,再会。”

 

王砚大步走远,徒留兰珏坐在原处,惘然若失

END


有一处有暗藏彩蛋,暗示两人结局(是be别打我)猜猜看?(早知道的你们就别说了XD)

评论(14)
热度(25)
年更选手,剧情残废,文艺不能,爬墙极快,洁癖晚期,佛系生活,魔系对友,不混圈,不撕逼,请关爱老年人,我爱你(ˊ˘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