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桥晴雨

【兰屏】兰屏搭配,干活不累!

*我知道你们看不懂剧情,我直说了吧。其实(上)就是兰兰微服上街去勾一伙碰瓷团队,帮屏屏破案嘛你们懂。(下)是兰兰回家之后和屏屏的对话。


(上)

兰珏身穿一身月白长袍,闲适踱在街上。

 

忽然瞧见前方有许多人正在喧哗,他想了想,踱上前去。

 

人群分作两拨,一拨横眉竖眼的,在骂地上摔倒的一人。一拨围在外圈,正在探头探脑的围观着。兰珏定睛看去,是一个姑娘摔倒在地上,咬着唇嘤嘤哭泣着。那群趾高气扬的人,为首是一个圆滚滚的,牛肉丸一般的人物。

 

兰珏仔细一看,不由得失笑。那牛肉丸颇为奇特,穿着一身令人兰珏十分眼熟的红色衣裳,手上还颇风雅的捏着一柄扇子,由于隔得远了,看的不甚清楚,只依稀觉得那上面的字略有些眼熟。

 

“小娘子,挺泼啊。看爷这就不收了你,让你天天在床上——如何?”牛肉丸淫笑一声,用扇挑起那姑娘的下巴,手一挥打算抢人了。

 

“且慢。”人群中不紧不慢地踱出一人,含笑道:“这位兄台,坐在地上哭泣的这位姑娘,可是兄台妻妾?”

 

牛肉丸转头看着他,傲慢的扬起头,道:“不是,但马上就是了。”

 

兰珏微笑,心道这可是个傻的。

 

“敢问兄台,可是丰乐县人士?”兰珏含笑拱手,瞥一眼牛肉丸随从身后的“刘”字马车。

 

“呔!哪里来的穷酸,连本县第一公子刘公子都不认得?”牛肉丸身后一个硕头硕脑的鼠精跨出斥道。

 

兰珏抬了抬眉毛,有些好笑。多少年没人喊过穷酸了,上一次似乎还是王砚的随从喊的,有意思。

 

“本部院自京城而来,尔等光天化日之下抢夺清白人家女子,可要算拐卖人口了。”

 

兰珏本来也懒得理会这类杂事,但闹事的人是丰乐县人士。若是不小心出了人命,对张屏这县令总归影响不好。他本就背了一个不懂礼法的训诫在身,若是再闹出一个治下不严的罪名,那可就麻烦了。

 

令兰珏微微欣慰的是,再愚昧顽劣,也终归是天子脚下不远处生长的人。听见兰珏这自称,那第一公子脸色变了一变,和身后小厮对视一眼,猛的扑通跪倒在地。

 

“草民有眼无珠,不曾识得侍郎大人,请侍郎大人责罚!”

 

兰珏微笑负手道:“哦?你倒还认得本部院,有几分眼力见。起来吧,不必多礼。”

 

那公子抬起脸来,搓搓手,眼中射出光芒:“不知大人……是哪一部侍郎?可认得礼部兰大人?”

 

兰珏皱眉,道:“自是认识,不过与你何干?”

 

下一秒,兰珏十分怀疑自己是老眼昏花。那牛肉丸垂下头再抬起时,已经几乎是热泪盈眶,哽咽道:“大人有所不知,小的一直将兰大人作为此生目标。小的平生最崇拜的,莫非礼部兰大人。常于心中描慕兰大人皎皎仙姿,奈何笔力拙劣,竟不能企及大人真容的分毫。”

 

说着,他捧出他那把一直拿在手上的折扇,奉于兰珏。

 

兰珏听着他这话,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碍于兰大人为官向来和蔼和善和气,只得接过折扇,慢慢展开。

 

………………………………………………

 

兰珏吸气,吐气。含笑扶起跪倒在地的人呢,亲切道:“刘公子不必多礼,本部院一定将尔心意带到。”回去将这鬼画符烧了喂张屏吧。

 

又是好一阵赌咒发誓,那牛肉丸才依依不舍望眼欲穿眼含秋水的离去了,临别前还遥遥冲兰珏一拱手,千恩万谢的甚至连自己的强抢对象都忘记了。

 

望着他粗壮的背影,兰珏这才想起自己为何会觉得那红衣眼熟——是仿的侍郎官服,只是被他粗犷的身躯撑得有点变形。兰珏失笑,忽然余光瞥见扇面,面无表情的收回视线。

 

“这位姑娘,可还走的?”兰珏袖着手微微垂头,温声询问那女子。身后忽然闪出两个侍从,上前将女子扶起。

 

哭的脸色纸白的女子呆呆愣愣的望着刘公子远去的身影,木木的回头,忽然反应过来了似的又噗通跪下,砰砰磕头。

 

“多谢大人相救之恩!小女子当结草衔环无以为报,但求以身相许,能够终身侍奉大人!1”

 

兰珏还未说话,身后小厮跨出,立眉道:“我们大人救了你已是你毕生之幸,不速速离去,还想顺杆子爬?我们大人是你攀附得起的吗?”

 

兰珏一瞧,是王砚留在他身边的小厮,笑道:“你且先退下吧。”又垂眼看向地上仍兀自磕头的女子,淡淡道:“本部院给你的这些银两,已够你使用近一年,你大可自去经营生意或寻一称心如意的夫家,又何苦委身作一妾室。”

 

女子哭道:“大人,小女已无路可走,若是大人不收下小女,小女,小女便死在这里也罢!”说着,竟就要以头抢地,碰死当场。

 

周遭传来一片惊呼声,兰珏眉峰一拢,分毫不动。身后随从一个箭步上前,赶在她之前将人按住。兰珏垂眼看着这出闹剧,叹息道:“我给你这些钱本已足够,你若是就此收手,我说不定就放你一马了。”

 

那女子一惊,伏地不语。随从冷笑一声,抬头望向兰珏:“大人一声令下,我等便将这行骗之人押回县衙!”

 

兰珏收回目光,淡淡道:“走吧。”

 

一步,两步,三步。

 

那女子挣开侍从的压制,膝行两步哭喊道:“大人!小女冤枉!兰大人!小女是冤枉的!我要见张屏张大人!”

 

兰珏心中一定,一笑回头道:“那便让你和张大人对质罢。回县衙。”

 

(下)

“兰大人。”

张屏在桌后站起,躬身道:“此行可顺利?”

兰珏跨进门槛,舒眉而笑道:“本部院办事,你还不放心?”

张屏摇头道:“自是放心,只是担心那些人会带有武器。”

兰珏微挑嘴角:“并未。为首的似乎并非男子。”

张屏点头:“学生亦已猜到了。”

兰珏一梗,敢情这是猜到了,却故意不说?就这么不信任本部院?哎唉,罢了,习惯就好。

“那女子本部院放在后堂,你可自去审问。”

“嗯。”张屏点头,仍望着兰珏。

“怎么?”兰珏挑眉,含笑瞧着他。

“大人……穿这身很好看。”张屏垂下眼皮,看着自己的脚尖。

兰珏失笑,张屏最近不知看了什么,竟开始学着说好听的了。看来他那师兄确实不是一般人物,自他出现后,张屏似乎变了许多。

嗯,能有此向上精神便是好事,可惜方式不大妥当。这话说的,恐怕只有本部院知道他想说什么,若是对一女子如此说话,以后夫人怕都娶不到。

兰珏思忖着,需先鼓励好意,再委婉纠正态度。便笑了一笑,温声道:“多谢,张大人今天也十分的……英姿潇洒。”

以兰珏混迹官场多年的性子,便是对那牛肉丸一般非凡的人物,也能面不改色地夸赞成本朝潘安,但对着张屏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的眼睛,再去觑一眼他几日未洗的衣服。这闭眼胡诹之话,兰大人说的颇有些艰难。

察觉到了兰珏可疑的停顿。张屏低头看了眼身上皱巴巴的官服。

兰珏适时道:“大丈夫本不必拘泥于外物,但若是待人接物,还是适当注意些仪表为佳,这亦是对他人的尊敬。”

张平眨了眨眼睛,默默点头道:“学生知道了,就去沐浴。”

兰珏甚是欣慰,心中赞道,孺子可教也。张屏瞅他一眼,垂下眼皮不说话了。

趴在窗外的无昧围观了全过程,气得直咬指甲。

阿屏啊,你断袖,师哥也不说你什么了。但你这样真的让人很担心啊?平生第一回说情话,居然被兰大人以为是打官腔!

打——官——腔?

阿屏你平时都是怎么和兰大人说话的?他居然以为你是在打!官!腔?!

唉,无昧痛心疾首。看来阿屏的追兰之路还有很远,很

FIN

评论(17)
热度(79)
年更选手,剧情残废,文艺不能,爬墙极快,洁癖晚期,佛系生活,魔系对友,不混圈,不撕逼,请关爱老年人,我爱你(ˊ˘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