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桥晴雨

【屏兰】寤寐思服


于是两人在暖阁坐定,兰珏屏退下人微笑道:“张大人近日可好?”

张屏一点头。

兰珏含笑望着张屏,不由得的担忧他到这位置了还不会说话,又道:“冯大人邓大人可也还好?”

张屏仍是点头不语。

兰珏微微皱眉,莫名的有点上火。

“如此甚好。张大人形容疲惫,想必是兰某招待不周,我这就交待下人去准备房间供大人小憩。”

张屏一直望着兰珏,听闻此句忽然回神了一般,道:“兰大人请留步。”

“哦?”兰珏停步回头,挑起嘴角似笑非笑。如同悠远墨画的侧脸半没在阴影中,任谁都看的出他心情不佳。

“学生……有事想请教大人。”

兰珏失笑,拉开椅子道:“张大人可别,在下受不起。”
端茶轻饮一口,兰珏挑眉道:“张大人有何想问的,说吧?”

张屏垂下眼皮,犹豫片刻后道: “怀王……是否心许柳相?”

一句话如当头惊雷,兰珏霍然站起,转头确认四周无人后回转眼,重重一击桌道:“以后本部堂再听你说此混话,我就替陶尚书好好管教一下他的学生!何为大不敬,何为不可稍议长官你都不知道么!”

张屏立刻站起躬身道:“学生失礼。”

兰珏缓缓坐下,其实对张屏的口出无拦,兰珏早已习惯。如此做为,一半是为告诉他此言的严重性,一般却是真的有些震惊。

怀王和柳桐依……他第一反应是怎可能,却不由得想起怀王那句“兰姿柳芳”,额角跳了跳。

他抚了抚额头,淡淡道:“行了,你坐下罢。”

张屏再行礼,坐下低头不语。

兰珏瞥他一眼,换作旁人就当他是被训斥后不服了,但兰珏看着他一路走来,心里明镜似的知道这人是心里沮丧了,和在丰乐县被冯大人狠批了之后那样子几乎一模一样。

回忆起往事,兰珏不由得有些好笑。张屏瞅见他脸上松动了些,谨慎道:“学生其实是好奇断袖一事。”

兰珏喝着茶一呛,执掌礼部多年的修养让他忍住了没把口中的茶喷出去。勉强咽下去后他狠狠的咳嗽了几声,方才勉强道:“你……问这作甚?”

张屏垂下眼皮,半响后道:“有一朋友,怀疑自己是断袖,让学生评断一下。”

兰珏甚是无语,这朋友也是蠢的可以,让张屏做情感分析,不亚于让他兰珏的老丈人和鬼称兄道弟。

他正喝了口茶压惊,忽觉不对。张屏这些年哪里交朋友了?各位大人应是不可能老当益壮了,谢赋等人又实在不像是会和张屏倾诉这种事的人。

他眯了眯眼,看了一会儿张屏,缓缓道:“断袖,乃是男人对同为男人的人产生爱情。其余的……我也不知道更多了。”

张屏抬起眼皮道:“大人如何看待断袖一事?”

兰珏挑眉,这是在套自己的话了,不过张屏知道自己的态度作甚?该不会……不,不可能。兰珏掐灭心中猜测,温声道:“爱情本不分性别,只是断袖分桃者少,故而世人觉得惊异不适。但依本部堂以为,此事与男女恋情其实无甚分别。”

不知是否错觉,兰珏瞥见张屏死沉沉的眼睛似乎亮了一亮。

(不知道会不会有的)TBC

评论(16)
热度(50)
年更选手,剧情残废,文艺不能,爬墙极快,洁癖晚期,佛系生活,魔系对友,不混圈,不撕逼,请关爱老年人,我爱你(ˊ˘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