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桥晴雨

【屏兰】 寤寐思服

*猜一猜标题的意思?

“嗯?”兰珏讶然听着仆役通报的求见名姓,此时这个人似乎怎么也不该出现在这里。

“还等什么,请进来啊。”短暂的愣神后兰珏站起来,往外走去。相熟的客人问他到何处去,兰珏端着酒觞向满堂客人笑道:“兰某失陪,去堂前接一稀客,先自罚一杯。”说完仰头喝完杯中酒,往堂前去了。

有不明就里的客人悄声问一直在兰珏旁侧的王砚,王砚自然听到了那个名字,面上笑道:“乃是一平时很少大驾光临的贵客尔。”心中撇嘴嘁道搞不懂为何佩之会对这小子如此上心,疏远佩之这么久,现在倒是巴巴的凑上来,以前作甚去了?

王砚知道以往佩之被他那短命鬼好友疏远时的不好受,不由得替他不满。

问话的客人“啊?”了一声,听了王砚这番不甚明白的话,更加迷茫了。

这边兰珏踱出正堂,随从已引了他要迎的客人来。兰珏遥遥一拱手,含笑道:“张大人。”

“兰大人。”张屏亦拱手。

兰珏打量着他,轻叹人果真要靠衣装。此时张屏穿着二品大员的华袍,一身冷峭气度,已全然不是兰珏印象中的那个野树般的瘦削青年了。

原来时间已过了这么久了,兰珏微有些晃神。

张屏身后两个随从闪出,将礼品奉上。兰珏回神,含笑收了,又客气了几句。

令兰珏稍感安慰的是张屏仍旧是一副不擅客套的模样,只死板的照说了几句常说的贺寿之话,便沉默了。

兰珏把礼品交给身后随从,随即含笑侧身,引张屏进到后院摆席处。

满堂笑谈的客人见到张屏都不由得愣了愣,一些人奇怪一向不与人亲近往来的张屏怎么会出现在这,一些与兰珏熟知的人却是奇怪张屏不是许久不和兰珏往来了吗今日怎会……

柳相率先反应过来,对兰,张二人举了举茶杯,笑道:“张大人,真是稀客。”

其余宾客也纷纷反应过来,围上来寒喧。

好容易吃完午宴,兰珏含笑送走一群又一群客人,其中王砚柳桐依走前还各自瞧了瞧张屏,目光各自饱含深意。

等兰珏松了一口气送走最后一位客人,揉着额角正欲回房沐浴,忽然转头瞧见张屏正幽幽的看着他,不知已站了多久了。

长期被御史紧盯的兰珏不由心中一顿,按说现在张屏品级比他高些,怠慢长官,可是不敬上级之罪。

当然在几年前,兰珏不会觉得有什么,但人都是会变的,他和张屏除朝堂外已许久未有私交,不知……

兰珏心中叹气,对张屏笑道:“张大人,失陪许久,见谅见谅。”

张屏眼皮垂下:“无妨。”

兰珏揣摩了一下,这应是还不愿走的意思?

他遂笑道:“张大人奔波劳累,不如随在下到暖阁一叙?”

张屏终于抬起眼皮,默默的望了兰珏片刻,道了声好。

TBC

评论(19)
热度(49)
年更选手,剧情残废,文艺不能,爬墙极快,洁癖晚期,佛系生活,魔系对友,不混圈,不撕逼,请关爱老年人,我爱你(ˊ˘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