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桥晴雨

【兰屏】 听雨

*私设几年后兰珏升任礼部尚书。
*不好意思大家,我跳坑了。
*你们吃我安利啊啊啊大风的张公案超好吃!

“又下雨了。”兰珏放下茶杯,对推开窗的人淡淡道。

“嗯。”张屏伸手到窗外,细小的雨丝如牛毛一般微不可见,但若密密的连成一片,倒也是一处风雅之人爱咏叹的烟笼雾散之景。

“你……”兰珏下意识的想提醒他当心风寒,转念又记起张屏意外的好体质,便不再多言。只是曲起手指敲了敲扶手,笑自己怎么又把他当兰徽叮咛了。

说来奇怪,在他初见张屏时。对着那个不甚结实,孤瘦如野酸枣树的年轻后生,自诩老人的兰珏就已经颇有几分对后辈的关爱之意。等到见识过张屏的处事态度后,兰珏更是费了许多心思在打点他的基本礼仪上,简直比对徽儿还上心。

他也自己想过自己是不是忽然如此博爱了,把别人的门生当作自己嫡系的门下一样照看帮扶。朝中知道张屏的同僚也大都了解兰尚书对他不同寻常的照顾。王砚曾私下打趣过兰珏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个儿子,那爱之入骨的模样不知徽儿是否吃醋。

王砚笑的一脸探究,被兰珏维持着八风不动的微笑轻巧的给敷衍了过去。

此事虽然被熟知王砚的兰珏几下绕过去,但他的话在兰珏心里究竟顿了几顿。兰珏扪心自问,我真的把张屏当儿子养了?且还是溺爱?不,不可能,我兰珏的儿子不可能是这样的。

“吱呀”一声,张屏推开门,兰珏回过神问他:“你到哪去?”

“下雨了,收衣服。”

兰珏微不可见的皱眉,随即道:“和你说过了,收衣服这等琐事无需你自己去做,自会有仆役 做好。”

张屏回转身闷闷的应了。

兰珏心中叹气,擅交际的自己偏偏遇到这等人物,算不算是一物降一物?

“没想到离京城虽不远,此处却竟有如此多的雨水。”

“并非,”张屏坐到一旁,抬起眼皮认真道,“京城此时雨水也多,只是往常这会儿,兰大人多半在其它州府。”

兰珏挑眉看他,片刻后含笑道:“你倒是了解我的行程。”

张屏“唔”了一声,没音了。

兰珏心中无力扶额,心想徽儿不逾十五尚且算通晓些人情世故,这人被自己和邓大人陶大人教导数年怎么还是这个……样子。

一定不是他教育失败,一定不是。

他正努力自我安慰,张屏忽道:“兰大人几时回京?”

兰珏一面心道也就是本部堂能明白你确实是问归期而不是赶人走,一面含笑道:“此处你才是主人,你想我几时走?”

张屏耷拉下眼皮道:“听凭兰大人吩咐。”

唉,无药可救。

兰珏无奈何的看他一眼,随手搁下茶杯正欲教他做人。随着清脆的一声响他忽然心中一动,一个猜想冒出来。兰珏兴致盎然盯着张屏道:“你方才所言,是想我留下来?”

张屏垂眼默然。

兰珏含笑观他神色,猜想更加确定,不由得心情大好,只觉因这数日连绵阴雨而沉重的脑袋都一下舒畅了。

他满心趣味的思索该如何让他亲口说出挽留之语,含笑开口道:“你若不留我,我明日可就要……”

“是的。”

咦。

兰珏讶然,虽说张屏不擅人情世故,但也极少打断别人的话语,兰珏见过的唯一一次,还是在断案时的紧急关头。

他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张屏的意思,张屏已抬眼深深望着他,清晰道:“学生希望大人可以留下来。”

短暂的愣神后兰珏笑了起来,才到而立之年仍清雅的脸庞笑起来如同一株蓝田暖玉细细雕琢而成的兰花,灼灼开放。

张屏这些年见惯了他的笑。兰珏是个爱笑之人,含笑微笑冷笑苦笑,还有各式官场上的假笑。不过这确实是张屏第一回见到长袖善舞的兰大人如此真心的笑容,只是因为纯粹的高兴而已。

果真人如其名,张屏不自觉已愣然望了兰珏许久,兰珏状若无意的问道:“好看么?”

张屏蓦然回神,立刻站起来拱手道:“学生失礼。”

兰珏摆手让他坐下,含笑道:“世人皆谓本部堂容貌甚佳,但你似乎不是这样想的。”

张屏垂眼道:“学生以为学识比容貌更重要。”

兰珏不语,心中赞许此子虽言行木讷,心中倒是通透。张屏瞅他一眼,又耷拉下眼皮。

而张屏不知,相貌上佳而学识无人肯定一直是兰珏心中一块郁结,官场上往往假意奉承,夸赞他容貌如皎皎月华的人不少,殊不知他们每夸一次兰珏心中都冷笑一声。而张屏一如既往的直言却恰巧疏散了些兰珏的阴云。

或许是厌烦了官场的虚情假意了罢,竟对他的直愣看的越来越顺眼了。

兰珏叹一口气唾弃自己的意志不坚定,伸出手对张屏笑道:“好罢,那本部堂就勉强多留一会儿,陪你听听这雨声吧。”

FIN

评论(8)
热度(82)
年更选手,剧情残废,文艺不能,爬墙极快,洁癖晚期,佛系生活,魔系对友,不混圈,不撕逼,请关爱老年人,我爱你(ˊ˘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