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桥晴雨

【瑟莱】你答应了我的

“Ada,我换好衣服啦!我们走吧!”远处传来渐渐跑近的脚步声,莱戈拉斯蹦进大厅里,兴奋地大声嚷嚷。


瑟兰迪尔抬起头,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一身银白短袍的金发精灵梳着整齐发辫,束腰勒得严严实实,勾出这只尚未成年的小精灵纤细的腰身。背后暗绿长弓耀武扬威的杵着,像是一个嚷嚷着自己已经是大精灵了的小孩子。


扮相很完美。不过……


莱戈拉斯沮丧地发现他恶劣本性的父王抿了抿唇,还是抑制不住的发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声。


哦,维拉在上,他敢发誓在场绝对不止一只精灵在笑他!


莱戈拉斯愤愤地瞪了一眼低头憋笑的精灵侍卫,转头发现他那可恶...

【瑟莱】贪欲

*现代父子AU,黑化暗黑有,ooc严重注意

*有原创人物,纯粹为推动情节


1.

“叶子,你要有后妈了哦。”


我是在傍晚听到这句话的,当那被我用小刀一笔一划刻进心里的声音响起时,夕阳正被地平线缓缓吞噬。


当时我正撑着脑袋注视着他,不知道自己眼里是否有名为眷恋的感情在燃烧。而我们在书桌前面对面坐了一个下午,他始终看着电脑未曾抬头。


话音未落,我手指一颤,手上的转着的笔已经飞了出去,飞得高高的,重重掉落,啪嗒一声脆响。


我没动,Ada也没动,只是侧着头温柔地看着我。我终于明白了他一下午温柔的...

【叶蓝】向前走,别回头

*首先祝搭档儿 @凉白不是凉白开. 生日快乐!很喜欢你的文字!爱你!

*很久没写叶蓝了有点手生,顺便一定要吐槽一下为什么我的《假如叶神没有退役》发到小号上去了……QAQ看着小号的粉丝心情复杂

*百日叶蓝(21/100)

*也顺便作为新年贺岁了,吃得开心!


大半夜的,叶修还坐在电脑前,机械的虐杀着小怪,给君莫笑练级。


荣耀又提升了等级上限,同时也调试了副本难度,据公会里的人说,是变得简单了一些。


叶修漫不经心的想着,手上又挑翻了一个不自量力的小怪。


任何游戏都抵不过时间,荣耀也不例外。


最新那...

【瑟莱】观雪

瑟兰迪尔披上深酒红色的外袍走出宫殿。一开始,他还没察觉他的森林发生了什么奇妙的变化。

但一片被精灵王迷住的雪花轻轻巧巧的落在了他完美的侧脸上,提醒他享受这维拉赐与的绝妙景色。

佩着秋叶繁花的精灵抬头,尽含永恒时间的眼眸带着一丝柔和的讶然,看向无限高远的苍穹。纷纷扬扬的雪花像一束光,被月色温柔的送到瑟兰迪尔手中。

棱角精巧的雪融在瑟兰迪尔微热的掌心,一团盈盈水光晃动在他白皙如华的指间。王者低头端详这可爱的圆润水珠,不知是否想起了另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他微微歪头,眼带无尽柔情的笑了。

瑟兰迪尔含笑握了握留恋不去的雪花,任由温润的触感停滞在手心,心中晃过莱格拉斯的归期,密林的王叹了口气,少年青...

【瑟莱】一日之计在于晨

“ADA起床啦起床啦!”

周末的早晨难得清静,狂欢了一晚的后果是即使现在已经日上三竿,但家家户户基本都门窗紧闭,蒙被大睡。

瑟兰督伊一个月没休假了,现在终于从睡神那赖来了一刻半会儿的瞌睡虫,当然是死死的抱着枕头催眠自己,儿子可爱的童音只是梦而已,只是梦……

就在他即将催眠成功,再次沉入没有公司没有金融只有他和他儿子的美梦时,他“乖巧”的孩子,伍德公司的心尖尖莱格拉斯眼珠一转,坏笑着呈大字型噗哧一声倒在了瑟兰督伊身上。

由于身高等不幸的因素,人类——或是某种高挑美貌长生不老的迷样生物——或者随便什么生物都一样——最坚硬的部位之一, 脑袋狠狠的砸在了他老爹,对不起是ADA的小腹上...

【砚兰】无题接龙5

【砚兰】无题接龙4


*现代AU娱乐圈设定,《张公案》为剧本角色为演员.

1-2-3分别是@笑了几千年  @啊Yao又掉进冷坑了 和 @团子     同学接的 ~

1-2戳这

Part 3戳这

part4:http://gjdhi.lofter.com/post/1de0e6ec_10eb4728

写的不好,随意看看吧

 接下来一段主要是陶周风与张屏的对手戏,王砚和兰珏退下来暂时休息。


导演给副导使了个眼色,副导心领神会,搓着手来到喁喁低语的砚兰二人身边,笑的像个开花的大...

【砚兰】兰雅奏

*不好意思大家我又来放毒了

*砚兰痴迷中,轻拍


夏夜,蝉鸣鸟啼,兰珏端坐凉阁中,揉了揉太阳穴


兰徽犯困,早早的回房歇息了,兰珏在此本欲消暑,不料吵吵嚷嚷的,更添烦闷。


他低头打了个哈欠,正寻思着回房催眠去,忽然听得前厅方隐隐传来嘈杂声,兰珏精神一振。


有客。


这时辰。


多半是王砚。


兰珏站起来,小厮恰巧引着人从游廊后转出,兰珏一笑,果然是雄赳赳走来的王砚。


不过后面还跟了人,兰珏眯眼瞧了瞧,王侍郎府的小厮抱着的,似是一台琴。


兰珏抬抬眉毛,...

【砚兰】江城子

兰珏被小厮唤醒的时候,已是临近丑时了。


扫一眼小厮神色便知来者何人,来不及加冠,着常服便匆匆来到短松阁,王砚已端坐阁中,正拈起一方小巧酒坛端详。


兰珏笑道:“王大人怎么这会来了?可有什么急事?”


王砚转头看他,兰珏一怔,清楚的瞧见了他眼底的青黑。


“佩之,陪我喝酒可好?”或许是错觉?转眼间王砚又浮出与平素无差的笑容,招呼他坐下。


兰珏默不作声的走过去,掂起坛子一瞧,好家伙,竟是久仰的寒醉饮,这么一小坛下去,神魂凝结,五内生寒。


“诶,佩之,你可喝不得这酒。来,这是你的。”王砚抬手斟了一杯...

全职除叶蓝可逆不可拆之外基本杂食,提叶受就翻脸
双道洁癖
妇联cp基本杂食,沉迷鲨美
热爱每一个心怀善意的人,爱你(๑°3°๑)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