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桥晴雨

【郑楚】关于郑楚的一点沙雕脑洞 part 5-6

*刷屏致歉

5.

楚轩在队里的地位是个迷。

在中洲,没有哪一个长脑子的人不害怕他,包括队长渣渣。

但是害怕不等于认同,或者信服。

在一开始,零点和霸王两兄弟显然是认同楚轩的。

后来又有了娘家人(划掉)自家人王侠和程啸。

但这些挺楚派都不幸被队长策反,变成了挺郑派,其中以王侠最甚,程啸例外。

两人的鲜明立场在猛鬼街后期可见一斑。同样面临失去队长,团队未来掌控在楚轩手上的处境,王侠公然质疑楚轩,并英勇的撂狠话说我的队长只有郑吒一个人!

哎哟,真是让人心碎,楚轩刚刚才救了全队吧。这样在危机关头怼力挽狂澜的功臣,z大对王侠的定位暴露无疑。

楚轩不在中洲就团灭在猛鬼街了这是毫无疑问的...

【郑楚】关于郑楚的一点沙雕脑洞 part 4

4.

关于苏玛丽。

认真来说,恶魔队不该有这个担忧才对。

但是楚轩显然不是一个可以用逻辑判断的人。

同样的,苏玛丽也是。

一旦问题同时牵涉到这俩大佬级逻辑死敌,事情就会变得很复杂了。

重新科普一下。

苏玛丽,学名Mary sue,是一种毫无逻辑的混乱模因,或者说是keter级收容物,或者说是流行性精神病毒。

它一般靠文字传播,少数是个体自发产生。最常见的发病时间为10-16岁,常见于女性或自我认知为女性的个体。多数于成年时自我愈合,但不排除终生患病的可能。

主神机能不足,无法分辨人类到底是不是真的对现实绝望了。

这使得很多患病个体有了可趁之机。

比如这样:

“轩……轩哥...

【郑楚】关于郑楚的一点沙雕脑洞part 3

3.

关于恶魔队。

恶魔队实行丛林法则。

这使得恶魔队成为了第二大对新人不友好的队伍,仅次于养殖队。

而且恶魔队进新人的方式也比较神奇。

楚轩就尝过这个苦头。

据郑吒无意中透露,当时他刚杀尽了那群渣滓,而且由于动作过大,引来了恐怖片世界的政府力量。本来已是走投无路之境,况且他也没了活着的意义,正打算顺其自然,一了百了。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刚打算硬接核弹的郑吒头上一百米左右,忽然多出一个黑点。

然后它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出于本能,郑吒抬头看了一眼。

原来这个恐怖片触发了隐藏情节会随机掉落楚轩的吗?

……显然不是。

大家普遍对郑吒的智商持怀疑态度。

比如说类人猿队长...

【郑楚】关于郑楚的一点沙雕脑洞 part 2

2.

我知道,恶郑在所有人心里,八成都是一个背生双翼,一天到晚浑身缭绕黑焰的恶魔典范。

其实他在主神空间里根本不敢把戾炎放出来。

喔,你说恶郑哪有什么可害怕的?

对不起,还真有。

倒不是恶楚不让……好吧,其实差不多。

事情是这样的,自从恶郑第一次在死斗中实体化心灵之光后,他在整部恐怖片里都没有收回去过了。

这时候还没啥,楚轩作为一个强大的战力,他和郑吒自然是分开作战,也当然就隔得远远的。

不,他混得没中洲那个好。

按照恶郑的说法,正体就是一傻逼-明明队里有个逆天战斗力,还非得把他当重点保护对象——你又不是不知道枪斗术的牛逼。 所以恶楚没法只做个智者,而天各一方的郑楚两人在地...

【郑楚】关于郑楚的一些沙雕脑洞 part 1

1.
说来你可能不信,但恶郑和他的本体差别真的不大。

尤其是对某生物大杀器的态度。

如果说当小叮当冷笑着布局的时候,中洲郑是“色愈恭,礼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

那么在恶楚拿出冰冻肉块大变的触手怪,而且镇静地面对恶郑的戾炎,要他用黑焰烧烤它,收集触手怪耐温能力的数据的时候,恶郑也只能忍气吞声,一边烧烤吱吱乱叫的触手怪,一边在心里发誓下次决不妥协。

sorry,楚轩是真的了不起。

-等,等等,楚轩,为什么它还没死!

-哦,这个么,这是用你的肌肉细胞培育的生物。

“……”

TBC

【郑楚】迷幻 3

3.

众人选择走出房间时郑吒选择了在最前方开路,楚轩就跟在他背后。明明是极端危险的异形恐怖片,他心里却没有一丝畏惧。

过道很安静,几乎所有人都绷紧了神经,不自觉地放轻脚步。

几乎而已。

身后的人在这森然的气氛里显得更加格格不入——他呼吸悠长平静,似乎完全不害怕将会看到的可怖场景。

“……凡人都是如此,耳朵欺骗大脑,智慧蒙蔽眼睛,由此来支配行动,调动感情。所以他们只看到想看到的,只听到想听的。一旦有超越他们可怜承受力的事物,就溃不成军……”

是谁冷笑着对他说出这样冷漠的话?郑吒自进入恐怖片以来就一直浑混沌的思维动了动,好像有什么要挣脱出来了。

……有那么个人……真是对他一点没办法也...

【郑楚】迷幻 1-2

1.

郑吒睁开眼,大多数的人还没能清醒过来,不过张杰已经在擦枪了。

周围很安静,张杰对郑吒点了点头,示意他看地上躺着的新人。

郑吒回头,瞳孔骤然收缩——平日里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一个职业,赫然出现在眼前。

黑发的年轻人正闭眼安静地睡在那,不同于其他人横七竖八的奇怪睡姿,他双手紧贴腿线睡得规矩。均匀有力的呼吸昭示着他的不同寻常-——军人。

郑吒皱起了眉,他不喜欢这衣服——倒不是说他不喜欢军人,而是这笔挺整洁,毫无折皱的衣服让他觉得……束缚。这感觉毫无缘由,但他就是觉得这军服紧紧束缚住了面前神色平淡的人,让他不得自由。

郑吒摇了摇头,把脑袋里奇怪的思绪赶跑,转眼瞥到那人肩上金色的标识——...

【瑟莱】你答应了我的

“Ada,我换好衣服啦!我们走吧!”远处传来渐渐跑近的脚步声,莱戈拉斯蹦进大厅里,兴奋地大声嚷嚷。


瑟兰迪尔抬起头,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一身银白短袍的金发精灵梳着整齐发辫,束腰勒得严严实实,勾出这只尚未成年的小精灵纤细的腰身。背后暗绿长弓耀武扬威的杵着,像是一个嚷嚷着自己已经是大精灵了的小孩子。


扮相很完美。不过……


莱戈拉斯沮丧地发现他恶劣本性的父王抿了抿唇,还是抑制不住的发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声。


哦,维拉在上,他敢发誓在场绝对不止一只精灵在笑他!


莱戈拉斯愤愤地瞪了一眼低头憋笑的精灵侍卫,转头发现他那可恶...

年更选手,剧情残废,文艺不能,爬墙极快,洁癖晚期,佛系生活,魔系对友,不混圈,不撕逼,请关爱老年人,我爱你(ˊ˘ˋ*)♡

关注的博客